同一片荒山承包给5户村民 印台区国土局农业局不作为

张民房 发表于 2017-08-03 17:49:15 点击数:

  • 我是铜川印台区红土镇孙家砭一组村民,20年前我通过铜川市印台区国土局承包了一片荒山共30亩,近年准备栽种树苗时,受到邻村太和寺村民阻挡,说这片荒山是他家,也拿出同样的证件!这是咋回事?

    近年来,我们多次找到乡镇到区政府,希望解决这个问题,结果印台区国土资源局与林业局相互推辞,都不认为是他们的事,有领导还说不是他手里的事, 难道政府就这样为民服务!

    最近通过相关部门调查同一片荒山竟然买给5户农民,养着政府就是这样工作的吗?就这样被政府愚昧的欺骗吗?政府到底是为民,还是欺民……

  • 感谢对西部网《民生热线》的支持!针对您反映的问题,我们已转达至:印台区 。

  • 铜川印台区一荒地“一地二主” 20多年分不清归属权

    西部网讯(记者 陈嘉伟)张民学指着沟道里的一片玉米地说,“1995年村上租地给我的时候就是以这为界的,以南应该是我三兄弟的。”张民学说自己租地那年刚结婚,东拼西凑了三百三十元向村上租了10亩地,想着能靠这点地造林致富。“租期是50年,当时我的兄弟张民房、张民社也各租了10亩,我们三家的地连着,最北界就是这个沟道。”但令张民学三兄弟没想到的是,租地后的几天,邻村村民党战武就称张家三兄弟的30亩地里有10亩是自己的,并也拿出了证件,就此两家为这10亩地的归属问题打起了官司,至今也没决出个胜负。

    一地二主 归属权二十多年说不清

    张民房、张民学、张民社三兄弟是铜川市印台区红土镇孙家砭村人,1995年5月15日,三兄弟拿到了属于自己的《四荒土地使用证》,并与孙家砭村村委会签订了《铜川市郊区“四荒”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合同是跟村上签的,因为地是村上的,我们只是租有使用权,四荒土地使用证是当时政府给办下的。”张民学说的政府是铜川市郊区土地建设环境保护局,而目前这个部门已不复存在,被重组为国土、建设、环境等部门。

    “签好合同拿到证,我们兄弟几个去地里,发现有人在放羊,我们就叫他不要在我们的地里放羊,而对方说这是他的地。”放羊的人就是太和寺村人党战武,而党战武也同样拿出了铜川市郊区“四荒”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和《四荒土地使用证》,而与张家三兄弟的合同不同的是,党战武的合同是跟太和寺村村委会签订的。

    张家三兄弟说这地是孙家砭村的,租的时候村委会给他们指出了范围,而党战武说这地是太和寺的村,他在租地时村委会也给他划定了范围。张家与党家为此争执不下,而两个村也为这个问题互不相让。“我们争的是使用权,村里也争归属权,所以谁都说地是自己的。”张民学说。

    8月8日,记者见到了张家三兄弟的《铜川市郊区“四荒”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关于土地位置的描述,只有“位于红土镇孙家砭村境内,面积壹拾亩,具体位置和四至见证书附图”,而在张家兄弟的三本《四荒土地使用证》上只用文字描述了四至而没有图示,根据描述张家三兄弟的整个30亩地东至林地、西至太和寺村地界,北至太和寺村崖上,南至平台下。

    “合同”与“使用证”都是制式,所以党战武出示的“合同”和“使用证”上关于地块的位置也只有一个文字的描述,东至沟畔、西至高岩底、南至孙家砭荒地界、北至河畔。

    张民房说产生争议的地方就是两家证件上的南北交界,太和寺村崖上、孙家砭荒地界到底在哪,20多年来两家,乃至两个村也争执不下。

    2010年张家从印台区档案馆找到了一份1990年两村签订的《土地边界协议书》,在1990年3月9日签订的土地边界协议上,确定的边界为西山顶起,沿农耕地畔,经斜沟河流为界引至铁路,然后再以耕地为界引到长真地终止。但也因为只有文字描述而无图示,加上年代久远目前也没人能说清这个边界在哪。

    张家说自己租地的时候村上给自己说的就是那块,而党战武说自己从1989年就开始在那种树“当时是国家倡导退耕还林,村里就叫我去种,到了九几年才有承包荒地,所以合同和使用证办的晚,是1995年5月24日办下的。”党战武说。

    红土镇:是当时办事人员的错误

    张家说为了此事,自己前前后后找了无数次镇、区的有关部门,但都是踢皮球。

    8月8日,红土镇国土所称目前此事由印台区国土局处理。8月9日,印台区国土局用地科殷科长称,国土目前只管理建设用地方面,四荒地应该归农业局管,同时提到民政局有负责划界的部门。而印台区农业局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国土局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农业局负责指导农业生产等方面的工作,农业局没有处理土地归属权问题的职能。而民政局一名姓冯的科长表示,村与村之间没有划界,都是历史形成的。

    由于颁证单位铜川市郊区土地建设环境保护局已不复存在,而目前又找到不愿意负责处理此事的部门,记者只好找到印台区政府办。

    印台区政府办表示此事在3月份曾收到西部网“民生热线”栏目的舆情调查函,此事已经交由红土镇处理,随后找来了负责处理此事的红土镇副镇长王天牛。

    王天牛表示此事一直在处理,开了多次协调会,但是处理难度很大。“界限这个地方确实说不清了,二十多年了,没人能说清。”王天牛说此事还复杂在,又出现了几家声称该地块是自己的村民,“现在我们叫他们把相关证件复印了交上来,还没有交齐。”

    “错肯定是当时划界的人,出租的人不负责,造成了现在的问题。但是目前的问题就已经不是划界了。”

    “现在两家都愿意把土地算给对方,但是都提出了赔偿的要求,这钱由谁赔,赔多少这不是个人或者我们镇上单独说就说了算。我们先把这上面的问题调查清楚,最后我觉得可能还得走司法程序,由法院来判。”

[此内容为网友反映问题,不得转载。]
[如需回复网友留言,请将调查结果加盖公章后传真至029—85257538,并将电子版回函发至2425048306@qq.com。联系电话:029—85258414。]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空间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分享网页。

发表您的看法

网上昵称(必填)
发言主题(选填)
发言内容(必填)

跟帖留言

现在还没有评论!

更 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