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二代”为夺公务员指标打压招考状元!

民二代 发表于 2010-07-09 09:57:43 点击数:

  • 求助:最猖狂官二代为夺公务员疯狂欺压平民女子!

    在2009年陕西省公务员考试:西安市城中村(棚户区)改造办公室城市规划职位的招录中,我(陕西省三原县北部山区的马额镇农村出身,云南财经大学资源环境与城乡规划管理专业毕业)笔试成绩110.7分第一,张洋(西安市城中村改造办公室监察大队编外工作人员,其母为陕西省人大代表、西安市新城区总工会主席(副局级)杨素梅,其父为新城区建设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正处级)张文祥)97.9分第三;我面试成绩83分第二,张洋86分第一;我以总分第一入闱,张洋总分第二落选。一年来,我受到考试第二名其官员父母的疯狂打压,至今不能进入工作岗位。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求助于网络,求正义之士帮忙顶帖、转帖:唯有成为网上热帖,继而媒体跟进,官二代才可能被查处。衷心感谢所有正义之士!

    官二代其人:张洋,男,汉族,中共党员,1982年11月生,住西安市雁塔区西影路411号武警陕西总队家属院5号楼(其父张文祥为武警部队团级职务转业官员)。张洋在高中还未毕业17岁时进入武警宝鸡支队服役,当兵10个月就以委培方式进入武警工程学院信息研究与安全(密码学)专业学习,其毕业后未当上军官(若他有军官身份即可转业成为公务员,不至于一直在城改办当临时工),证明此学历不是军校正式学员的学历,也不是经统考而被国家教育部门承认的学历,最多是军队内承认,按规定不能以此报考全日制研究生;其本科毕业1年后又以委培方式进入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城市规划与设计研究生专业学习,不说密码学本科与城市规划与设计研究生专业相差多远,仅凭其学历不是教育部门承认这一条,就可以在他是否有资格委培读研的问题上打问号!其毕业后直接进入西安市城改办监察大队工作,要不是有公务员考试制度,恐怕早当上公务员了!从其回避高考、参军委培读本科,到委培读研,一毕业进西安市城改办,再到2009年考西安市城改办的公务员,整个一条铺好的路!

    为争得这个职位,官二代一家使尽浑身解数,概括起来有以下6招:

    一、缠访闹访篇:从2009年7月18日西安市公务员考试面试成绩及体检名单公布的当天起,其先后信访数百次,包括向胡锦涛总书记,中纪委、中组部、人社部、国家公务员局,陕西省委、省政府、省纪委、省人社厅、省公务员局,西安市委、市政府、市纪委、市人事局等十几个部门,以书面材料和向有关领导当面反映的方式举报:我所学专业与职位要求不符,省市人事部门弄虚作假、滥用职权,要求撤销我的录用资格、录用其子张洋。省、市人事部门在多次请示国家公务员局的情况下复审我的报考资格,均认为符合用人单位(西安市城改办)报送的公务员招录文件中要求:报考城市规划职位须具有“城市规划类相关专业背景,熟悉规划、土地等方面有关法规和政策,了解相应的工作程序与工作方法,有城市规划编制或管理工作经验最佳”的资格条件;国家、省、市有关部门按照《信访条例》,向其多次书面答复:招录程序合法,第一名考生具有录用资格。2009年10月起,其多次向中央、省、市纪委控告省、市人事部门领导在招考中弄虚作假、滥用职权、徇私舞弊,但纪委调查后未发现任何问题。

    其上访过程中曾托数名相当级别的领导出面说话,在人事部门的办公室里情绪激动、大吵大闹,与包括厅局级、处级以上职务在内的工作人员激烈争执,带几名记者以见报相威胁,带记者或其他无关人员以静坐来“耗”,带律师以起诉相威胁,甚至带着大老板来理论等等,按照《信访条例》和《治安管理处罚法》,已构成缠访、闹访,要是一般人早被治安拘留、党纪政纪处分,可人家是省政府门口(省政府就在新城区)的官,谁敢处理?

    二、网上诽谤篇:2009年8月起,其在网上连续发布“西安市人事局招考公务员有猫腻”、“西安市人事局招考公务员弄虚作假”、“向苍天求救,请公务员局讲点法律和道理吧”、“西安市人事局违法招录一名公务员至今没依法处理”、“陕西省公务员局刘景民副局长的荒唐、可笑的答复”、“天下奇闻:两官员为录一位女考生发生‘顶牛牛’事件”、“一场执法与谋利的争斗”、“陕西省公务员局招考公务员黑幕”、“数百次合法信访,却要不回自已的体面”等130处言论(截止2010年6月30日),凭空捏造“我托省公务员局局长王建中的关系”、“副局长刘景民是我的姑父”、“西安市人事局局长荆建民在考试录用我的过程中谋利”、“我在考录中舞弊”等离谱情节,诬陷省公务员局、市人事局及领导徇私舞弊、弄虚作假、滥用职权,诋毁我名誉。其公然大肆诽谤,按党纪、政纪够可达到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严重处分情节,达到《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捏造事实诽谤他人处以行政拘留的情节,甚至达到《刑法》诽谤罪的情节,可至今纪检监察、公安部门无人查处!

    三、黑状篇:告我父亲黑状、试图以此打压让我放弃。2009年10月,其以官员的特殊背景,违规取得我人事档案的复印件(严重违反中组部、人事部关于人事档案管理的规定),以其中填写的家庭成员情况作为证明,托三批记者手持上述材料,分三拨向咸阳市、三原县两级计生、纪检部门反映:我父亲作为三原县马额镇镇长(我父亲实际只是镇政府干事,其为引起官方重视故意造谣)20年前超生一直未受处理,要求开除我父亲的党籍、公职,计生部门、纪委均介入调查并查实:早在20年前就已行政处罚过(另外我父亲当时还是农民身份,所以还谈不上行政处分)。遂告之对方此事已处理过,不能再次处罚。

    四、新闻暴力篇:将新闻媒体作为其打压我和人事部门的暴力工具。2009年9月8日,由一直“跟踪报道”官二代一家“维权”的陕西日报社某记者(其老家陕西省凤翔县城关镇马村,紧邻张文祥老家凤翔县南指挥镇八旗屯村)在《三秦都市报》发表《报考公务员专业信息涉嫌作假 女考生张某遭投诉》的严重虚假报道,后我与该记者交涉并取证:他承认该稿是受人之托,并且诬陷人事部门弄虚作假的帖子在该记者夫妇俩的博客中多次出现,其涉嫌严重违反新闻从业人员职业规范。2009年11月20日,其托人在市面上极罕见的《西安商报》上发表《三原县如此查处计生违法行为遭质疑》,并将报纸一一寄给省纪委、计生委,咸阳市纪委、计生委,三原县纪委、计生局,要求开除我父亲的党籍、公职,有关部门再次调查并无问题。2010年4月7日,张文祥等人未经法庭许可,在庭审中非法录音,并在有书记员笔录、庭审录像等铁证情况下,公然歪曲案件根本事实和省公务员局代理人发言,而且其带的5名记者(含陕西日报社某记者)根本未对法院、另外三方当事人(省公务员局、市城改办、我)进行采访,在陕西广播电台、西部网、《法制日报》发布严重虚假报道(还故意化名张天文,足见其老谋深算),污蔑省公务员局违法录用,用媒体“黑”我和家人不算什么,可连省级部门都敢“黑”,不愧是有权有势!

    五、跳楼自杀篇:2009年10月16日,我从西安市人事局领取了公务员录用通知书,10月22日与同时考入的考生一起到城改办报到,被安排于10月26日开始上班。上班第一天下午,张文祥夫妇带几名记者到城改办,以跳楼自杀威胁单位不让我上班,单位遂退回我的报到手续,至今8个多月过去了,我还无法上班。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党纪政纪,演跳楼自杀戏要被治安拘留、党纪政纪处分,可至今纪检监察、公安部门无人敢管!

    六、打官司篇:2009年11月23日,张洋向新城区人民法院(杨素梅是新城区副区长级的领导,张文祥是新城区部门领导)起诉陕西省公务员局,要求撤销录用我、录用他自己,这是目前公开信息可以查到的全国首例:公务员考试第二名起诉人事部门要求撤销第一名、录用自己的案例,创下了中国司法之先河!该案于2009年12月15日立案,由新城法院行政庭审理,该庭又叫西一路法庭,是新城法院派出法庭、负责西一路地区民行案件,杨素梅曾任西一路街道党工委书记多年。整整三个月后的2010年3月16日才确定开庭,并追加城改办、我为第三人出庭。2010年4月6日开庭,之后再未开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执行案件审理期限制度的规定》第三条:“审理第一审行政案件的期限为三个月;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经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能看懂该条款的含义,即行政案件一审期限不得超过6个月。6月23日我告知该法庭审理已超期限,得到答复是:“司法解释上只说可以延长三个月,但没规定是几个三个月,所以还可以延长三个月”。堂堂新城区人民法院对司法解释居然如此“适用”,是在糊弄平民百姓吧?真是令人汗颜!该案如此“延长”下去,正是官二代一家想达到的:一方面威胁城改办不让我上班,一方面让审理尽可能拖延,以此耗下去,向人事部门施压给其解决一个公务员名额!!!

    恳求正义之士帮忙顶帖、转帖,再次感谢!

    此致

    敬礼!

    附件:1.有关证明文件、材料扫描件

    2.官二代一家网上130处言论汇总

    3.官二代一家制造的5篇虚假新闻报道

    4.张洋诉状、我的答辩状

    民二代

    二〇一〇年六月三十日

  • 感谢对西部网《民生热线》的支持!针对您反映的问题,我们已转达至:陕西省公务员局 。

  • 记者对话张洋:公务员考第1名难入职

    “在2009年陕西省公务员考试中,我以总分第一入闱,张洋总分第二落选……一年来我受到考试第二名其官员父母的疯狂打压,至今不能进入工作岗位……张洋的母亲为陕西省人大代表、西安市新城区总工会主席(副局级)杨素梅,其父为新城区建设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正处级)张文祥……”

    2010年6月,网上出现了一篇名为《求助:最猖狂官二代为夺取公务员疯狂欺压平民女子》的帖子。

    2010年7月7日,张竞向记者证实,上述帖子是由其所发,“我是在万般无奈下,只好求助于网络的。”

    在这篇帖子中,张竞指出张洋家人为争得职位,使出了包括“缠访闹访”、“网上诽谤”、“告黑状”“新闻暴力”、“跳楼自杀”、“打官司”等各种方式。

    日前,记者在西安分别当面采访了张竞和张洋父亲张文祥,对该帖中提到的一些情况进行求证。

    张洋父亲承认向记者提供过材料,但否认指使记者

    从2009年8月开始,张竞注意到网上出现了大量与她参加陕西省2009年公务员招考相关的帖子。这些帖子都称张竞在报考公务员考试中,“存在专业资格不符合招考规定的问题”。

    张竞汇总的材料显示,自2009年8月14日到2010年6月30日,网上共出现了几十则举报张竞专业资格存在问题与反映陕西省公务员局处理此事答复和举措的帖子,发表帖子的用户名主要是“zhangwenxiang1955”和“八旗屯子”。2010年7月10日,张洋的父亲张文祥向中国青年报记者承认,上述两个用户名是他本人的,帖子也是由他本人所发,“我是想提供一个现象,拿出一些依据来说这个事情不合适,如果我发的东西不准确相关部门可以来调查。”

    “这些帖子的指向非常明显,就是想找理由将我取而代之,可我并不害怕,因为我认为我是完全符合招考规定的。”张竞说。

    但张文祥在网络上大量地发表针对张竞个人的帖子已经给张竞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影响。

    张竞在6月所发的这篇帖子中称,“2009年10月26日开始上班的第一天下午,张文祥夫妇带几名记者到城改办,以跳楼自杀威胁单位不让我上班,单位遂退回我的报到手续,至今8个多月过去了,我还无法上班。”

    张文祥称,自己当天确实去了西安市城改办,“情绪激动是有,与领导发生争执也有,也说过‘我说你这样弄不合适,非把人逼死’的话。”

    “城改办一直说这个考生专业不符不接收,结果那天几个记者一直说要问这个事,后来问的时候,他们发现了城改办正在接收。我说这咋回事,不是说不接收吗?然后我就去反映这个问题,一直反映到中午,城改办主任就说,上去坐坐,我就上去了。”但张文祥称他与几位记者并不认识,也不是他叫来的。

    不过张竞认为并非如此。2009年9月8日,陕西某报记者在当地的一家报纸上刊发了《报考公务员专业信息涉嫌作假女考生张某遭投诉》的报道,张竞说从来没有人采访过她,后来她与男友与撰写报道的记者交涉,该记者承认采写此稿是“受人之托”。

    张文祥称他只是向记者提供过材料,具体的(情况)由记者处理,“我给记者提供信息算不算受人之托,我也不清楚。”

    张竞说,张文祥在网上发表的大量帖子“凭空捏造‘副局长刘景民是我的姑父’等离谱情节……诋毁了我的名誉,公然大肆诽谤。”

    张文祥称:“我这个疑问也不是空穴来风,我是有证据的,但这个事只是口传,有人给我提供,而且不是一般人给我提供的。”但张文祥同时表示“我没有证实”。

    张文祥举报张竞父亲超生

    张竞在帖子中还称,张文祥“告我父亲黑状,试图以此打压使我放弃……托了三批记者分三拨向咸阳市、三原县两级计生、纪检部门反映我父超生情况。”

    中国青年报记者查阅到,2009年11月20日,西安某媒体刊发了《本年被开除次年再任用三原县如此查处计生违法行为遭质疑》的报道,该报道的对象就是张竞的父亲、三原县马额镇财政所干部张振华。

    对此,张文祥否认举报张竞父亲超生与举报张竞公务员考试违规有关,“我们得到的消息,张竞姊妹三个,她爸是国家干部,根据陕西省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实名举报及奖励办法,号召大家对违规超生检举举报,所以我就向纪委反映了这个信息,并把材料给了当地的一些媒体,至于记者怎么查,查出来是什么结果,我不清楚。”

    不过当记者问是否还举报过其他人超生问题时,张文祥说:“之前从未举报过其他人超生问题。”

    张洋曾作为城改办编外人员工作了一年多

    张竞发表的帖子中称,张洋在参加此次公务员考试之前的身份是西安市城改办监察大队编外工作人员。

    2010年7月9日,西安市城改办秘书处一位张姓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当时因为人手不够,在社会上招聘了一些人,张洋作为编外人员在单位工作了一年多,在监察这块工作。

    2010年7月11日,张文祥就此对记者称:“我们就是个临时工,张洋毕业后没事儿,因为专业还可以,我就到城改办介绍张扬去干活儿,就是打工,每个月800元钱。”

    据知情人透露,张文祥与西安市城改办主任贺登峰很熟。对此,张文祥并未否认,“我和贺主任很熟,过去多少年的工作中认识的关系。”

    新闻地址:公务员考第1名难入职 自称受第2名官员父母打压

    【热辣网评】

    农民工站在楼上,底下人大喊“二哥,老板答应给钱了”,二奶站在楼上,底下人大喊“妹子,他不要你我要,跟谁不是过”,权爸爸站在楼上,底下人大喊“公务员大哥,快收了神通吧”。

    一闹、二跳、三爆料。

    敢于公然大闹城改办的绝对不是普通人,棚户区改造办公室的权威(就是我们所说的西安市城中村改造办公室)那可绝对不是盖的,这位英雄爸爸,单枪匹马,七进七出,怀揣阿斗的前途未来,心中有红日,口中赛东风,敢与领导争高下,不许他人欺我娃。“吓”的城改办领导都改口称招考第一名学生的专业不符,不能接收经几级机关几度筛选确定下的合格人选。

    不知道什么时候西安市的公务员选拔换了规矩,把一个考生的资格审查工作“移交”给了其他考生家长。公务员局说考生资格没有问题,就因为第二名的权爸爸认为有问题,城改办就认定资格有问题,以至于政府机构互掐,事情一耽搁就是8个月。8个月都不接收新人,城改办还能正常工作,看来还是不缺人啊。其实,城改办缺不缺人我们倒不担心。如我等小民一向认为,公务员招考招录是当下最公平公正、最弄不了玄虚玩不了猫腻的事情,如今一个处级的权爸爸宣称一下跳楼,就能让这么权威的事情平添了几丝山寨的味道,再来一些级别高点的权爸爸,公务员招录还能让寒门学子们满怀期待趋之若鹜么?

    农民工爸爸跳楼“秀”一下,工钱能不能讨来两说,但以“妨碍公共安全”被请去喝茶是肯定的。但“权爸爸”不但敢跳楼,而且对跳楼效果绝对有信心有保障,这是因为“权力”是他早已铺好的“救生垫”、“保险绳”。权爸爸手握“救生垫”、“保险绳”气定神闲,但社会公众能接受么?(评论来源:王大夫新闻诊所)

  • 张竞已被通知上班 15日报到

    2009年10月16日,在西安市公务员考试中获得总分第一的张竞从市人事局领取了录用通知书。然而,当她去西安市城改办报到时,却被告知“暂缓接收”。原因是总成绩列第二名的考生张洋的家长举报张竞所学专业与招考职位要求不符,西安市城改办以此为由暂缓了张竞的报到。7月14日晚,西部网从有关方面了解到,西安市城改办人事处已通知张竞,15日可以去单位报到了。

  • 最新进展:《中青报》关注 张竞办理入职手续

    7月12日,中国青年报以《考了第一却无法报到的公务员》为题报道了陕西女孩张竞参加了陕西省2010年公务员考试,并考取了西安市城中村(棚户区)改造办公室(以下简称“西安市城改办”)的“城市规划”职位第一名,从西安市公务员局领取了录用通知书长达8个多月却无法办理入职手续一事。报道发出后,引起各方的强烈关注,200多家新闻网站转载了该报道,网友跟帖评论多达数万条。

    相关新闻:公务员考试第二名告公务员局 要求弃录第一名

    经本报报道后,此事出现转机。今天,张竞已到西安市城改办办理了报到手续。张洋的父亲张文祥对此表示没有意见,但诉讼程序他还会走下去。

    张竞办理入职手续

    7月14日,张竞接到西安市公务员局录用与考核奖惩处(以下简称“录用处”)的电话,通知其于次日到西安市城改办办理入职手续。

    今天中午,张竞首先来到西安市公务员局,该局录用处负责人以组织名义与张竞进行了谈话,对报到手续和注意事项等细节予以告知。

    今天晚上,张竞告诉记者,今天下午她带着相关手续来到西安市城改办,“二话没说就办理了相关入职手续”。在经过漫长的8个多月等待后,这次入职相当顺利,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办完了手续,并且分配了科室。据悉,张竞被安排到了西安市城改办回迁安置处工作。

    对于张竞到西安市城改办报到一事,张洋的父亲张文祥今天向记者表示,他事先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领导的意思是,先上班,然后再查清事实”,对此他没有意见。不过他又说,原先的起诉法院立案了,“这个程序将继续走”。

    张文祥说,他个人不再反映意见了,“进入司法程序后,信访程序自然就结束了”。不过关于张竞专业是否符合报考要求,张文祥将继续等待说法,“如果错了,我承认我错了;如果对了,那我要坚持这个事”。

    对于张洋家人还会将诉讼程序进行下去的态度,张竞表示,诉讼是人家的权利,只要在现行的法律框架内,人家的诉讼权利就应受到尊重。

    张文祥:我没有以官压人

    此事经本报报道后,网上出现大量评论,许多网友指出张文祥的做法是以官压人。今天晚上,张文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此表示否认。

    张文祥说,网上的评论他也看到了,大多数人认为在这件事情上当官的欺负老百姓,这一方面批评比较多。

    他说,本报报道此事后,由于影响较大,他也专门给西安市新城区的领导汇报了情况,表示自己一直都是依法维权。“领导要求说,维权过程中你不能出现与身份不相符的行为,我说这个要求是对的。”

    今年6月,张竞在网上发了一篇求助帖,指出张文祥在此事中使用的一些方式,包括“缠访闹访”“告黑状”等,对此,张文祥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关于缠访闹访,张文祥说,他反映问题时,接触的很多人过去都认识,“有时候辩论一下专业情况也是有的,但是还没有说哪次红脸了、不行了,个别情况下,可能像那天,跟城改办贺主任,我说领导也不坚持原则,明显是你自己都承认专业不符,你还能接受?你招录单位发现资格不符的,你可以取消资格,你咋不做呢?这个时候可能声音有些大,这是事实,其他方面,没那些事,有些人把我的话曲解了。”

    “告黑状”指的是张文祥举报张竞父亲当年超生一事,对此,张文祥称,从法律上、纪律上,超生本身是错的,他只是给别人提供了这个信息。“从道德上,有人可能觉得我在说别人的坏话,但从计生委的文件上,是号召我们举报的,怎么说我说错了?”

    “我主动向相关领导汇报了情况,表示我的态度,我始终是依法维权。我过去有什么不合适的、违规的行为,请求组织对我查处,但是我认真回忆了一下,我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我没有作出违纪违规的事情,只是按照公民的基本权利进行信访和起诉,而且起诉是我儿子张洋起诉的,我是他的代理人。”

    张文祥说,接下来他准备给新城区委写一个书面陈述材料,“今后我一定按照党章,按照法律规章赋予我的权限去做事”。

    新闻地址:http://news.cnwest.com/content/2010-07/16/content_3234204.htm

[此内容为网友反映问题,不得转载。]
[如需回复网友留言,请将调查结果加盖公章后传真至029—85257538,并将电子版回函发至2425048306@qq.com。联系电话:029—85258414。]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空间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分享网页。

发表您的看法

网上昵称(必填)
发言主题(选填)
发言内容(必填)
提 交

跟帖留言

现在还没有评论!

    更 多 1/
    • 账号登陆
    • 手机登陆

    登陆

    登陆

    注册账号

    • 新用户注册

    注册

    已有账号

    根据《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留言须实名认证,本平台将严格保护用户隐私。
    • 找回密码

    确认修改密码

    返回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