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县棣花镇茶房箭沟垭村D级危房户的反映

孙宏博 发表于 2020-05-09 17:34:53 点击数:

  • 尊敬的领导:

    我是陕西省商洛市丹凤县棣花镇茶房箭沟垭村农民孙宏博,我家住房多年形成严重倾斜,2019年我向上级反映后,经丹凤县住建等部门鉴定后确定为D级危房,县上领导也明确告知我D级危房不能危房改造,经我多次反映至今我一家老小都还住在D级危房中!!为什么三次反映,对我家基本情况的回复就有三种不同结果??难道调查了三次还不了解我家的基本情况,究竟一直在刻意隐瞒着什么???

    我是农民,离异,家中有5口人,奶奶今年94岁的高龄,常年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父亲68岁,退伍军人,农民,长期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类风湿性关节炎、肾结石等疾病,且伴有老年综合征,头脑不很清醒。家中只有我一个劳动力,无固定收入,主要靠打零工为生,还要独自抚养两个幼儿(儿子4岁,女儿2岁)。母亲因患肺癌晚期去世,为母亲治病花去家中全部积蓄,欠债20多万,至今还未还清。由于我还欠着外账,没有能力供儿子上学,就一直还未上学,这去年我给县上已经说过。

    第一次反映后,他们给上级回复说我家人多年不在家,且我有车,我就又第二次反映上级让他们去查查我到底有车没或者曾经有过车,我就认了。还有家中每年种植的粮食,甚至秋季种植的玉米还未收拾就堆积在家中地上,难道他们看不见??但他们又回复上级说我姐外嫁有房,我哥在外地有工作有房。领导们!我早已成家,更不可能我全家都搬到我姐家或者我哥家长期居住生活吧!!第三次反映中央巡视组后,就不得而知他们又找了什么理由搪塞过去了。甚至最近上级开展住房安全检查之时,没有任何一个人与我联系沟通,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说我自愿放弃享受国家政策并逐级上报!这根本就是莫须有的事!简直荒谬至极!!!他们哪个人联系我了,我家哪个人签字同意啦!!!他们也可以拿出我或者家人给你们签字“同意”的证据来!!!!若是这样我也认啦!!!

    我家房子是1982年自盖的土木结构瓦房,居住近40余年,家里也多次进行修补。近些年由于屋后严重滑坡体,房屋地基塌陷,房屋土墙体严重歪斜、变形、错位,墙体向室内严重倾斜,梁檩严重错位,多处榫卯节点脱离,屋内全部用柱子支撑,房屋摇摇欲坠!两间偏房地基也塌陷,墙体严重开裂,开裂错位已达10余公分,门窗已被压变形。更为荒唐的是,每年村干部来我家拍照说上报危房,报了好几年,我就不知道村干部都报到哪里去了???

    领导们还记得吗?去年我将多次反映我90多岁奶奶多年瘫痪在床不能办理残疾证的事反映中央巡视组后,领导们当时那么热心问情况,但巡查组走后,至今我奶的残疾证还是没有办理,从此再也没有人过问啦!!!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我早已成年,且母亲患癌之后才欠下了外债,还有嗷嗷待哺的两个幼儿。他们从开始说我家人常年不在家到说我姐我哥都有住房,我就想不通他们一直在刻意隐瞒什么?每次有上级来检查时,他们从来不是找我而是想方设法找我哥,每次回复时要不说“多次联系我”,要不就是“联系不上我”,我可以明确说总共就找了我两次,每次我都及时找了他们,联系了都会有电话记录,不是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的!难道这不是忽悠老百姓、欺上瞒下吗????国家好好的惠民政策,他们不落实,一直在信口雌黄、谎话连篇、胡言乱语!!他们这样撒下的弥天大谎,又需要找多少谎言再次来瞒天过海!这简直让农民寒心那!不管他们找多少借口理由搪塞,至少D级危房还在那里!!每次有各级来检查时,他们根本就不是奔着解决问题去的,而是想找某某领导来压人,这些我都有录音,必要时我会公之于众!我相信,迟早上级会发现你们所做的一切----忽悠百姓、欺上瞒下,等着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反映人:孙宏博

  • 感谢对西部网《民生热线》的支持!针对您反映的问题,我们已转达至:丹凤县 。

  • 茶房箭沟垭村D级危房户问题 丹凤县回复

    丹凤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回复:(一)反映人基本情况。孙宏博,男,28岁,住棣花镇茶房社区箭沟垭组,全家中4口人,分别为父亲孙水朝、女儿孙艺壹、儿子孙泽壹,主要反映其茶房社区住房问题,要求政府予以解决。

    (二)调查情况。2019年9月,其父孙水朝将户主由孙水朝更换为其二儿子孙宏博。孙水朝大女儿、二女儿均外嫁在西安有房,大儿子孙宏斌在商南县纪委工作,购置有一套商品房;孙宏博常年在西安务工居住,孙水朝常年不在茶房社区居住,主要在商南帮大儿子孙宏斌照顾孩子;孙水朝有兄弟五人,协议轮流照顾其母亲一个月,孙水朝每年回到茶房两次,每次一月有余在茶房社区照顾其母亲。

    1.房屋情况。其庄院现有房屋中的四间砖木结构房屋为孙宏博所有,经县住建局技术人员现场勘测,该房屋后墙向室内倾斜,墙皮脱落开裂,鉴定为危房。其父孙水朝系退伍军人,每季度享受生活补助1078.38元;同时,孙水朝享受养老金143.94元/月,特殊军工军龄补贴每月76.56元/月等。2017年,在贫困户数据清洗核实过程中,经群众反映,孙水朝大儿子孙宏斌在商南县纪委工作,系家庭有财政供养人员(当时户主为孙水朝);二儿子孙宏博在西安有商品房(谈话笔录作证)其妻名下有小车;按照陕西省贫困户“九条红线”识别标准要求,将孙水朝剔除出贫困户(会议记录)。

    2.处理情况。2019年10月10日, 县住建局局长带队实地察看,先后与孙宏博及孙宏斌电话联系,其意愿享受易地搬迁房政策,但其不符合政策条件,告知可通过同步搬迁、D级危房改造或租赁住房等三种形式子以解决住房问题。10月11日,其再次反映要求进行C级危房改造,经专业技术人员核查后,鉴定其4间砖木结构房屋为D级危房,不具备C级改造条件,需要原址拆除重建。10月13日向其父孙水朝送达《告知书》,再次书面明确告知同步搬迁、D级危房改造和租赁住房详细改策和解决方案。

    今年以来,县政府分管副县长、县住建局长和镇村干部先后多次到该户查看住房并做宣传工作,动员其实施D级危改,其父孙水朝不愿承担政府补贴外的任何费用,并明确拒绝享受危改政策。3月份,驻村工作队成员、包村领导、包村干部及村干部通知孙水朝至村办公室再次告知三种房屋排危方案,劝其选取解决方案,并尽快动工实施。孙水朝仍不选取任何一种方案,拒绝在告知书上签字。4月初,县住建局主管安全住房干部前给孙宏博送达危改告知书,孙水朝拒绝接收告知书。4月21日,县政协秘书长、棣花镇镇长、住建局及镇村干部前往商南与其兄孙宏斌商议,经多方联系打听,车行至竹林关时得知其孙宏斌在商州出差,立即掉头前往商州,在等待4小时之后,孙宏斌方才同意见面,但商议无果,孙宏斌同意通知其弟孙宏博第二天共同商议,4月22日,驻村第一书记、包村领导及村干部电话联系孙宏斌,得知其已下乡,并拒绝回家商议,村干部将其父孙水朝与孙宏博通知至村办公室再次商议,告知其院内其余房屋可享受土地增减挂钩政策,拆除后可给予补贴,弥补建房资金不足问题,孙水朝父子表示不接受任何一项补助政策。5月15日,村党支部书记给其兄孙宏斌打电话,让其回家再次商议解决方案,孙宏斌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考虑其无车回家不方便,便由村党支部书记带队开车去商南面谈,结果孙宏斌不接电话,无法联系。5月16日,棣花镇镇长与商南县纪委领导电话沟通后,安排分管领导给孙宏斌做工作,并主动安排假期回家配合镇村工作,后得知其已到金丝峡下乡,村干部立即前往金丝峡镇,与其见面后,孙宏斌答应回丹凤解决,让村干部稍等一起回家。但孙宏斌在办完事后直接返回商南县城避而不见,再次电话联系后,孙宏斌说其妻不同意任何解决办法,并表示不再配合此事。随后,包镇部门、第一书记及镇包村领导前往孙宏斌单位,孙宏斌父子同意再次协商。5月17日,镇村领导干部两次前往孙宏博家中商议解决办法,再次将各种政策予以告知说明,孙宏博均以没钱为由不接受任何解决方案,并扬言再次向上反映。考虑其不接受危改,不能拆旧重建、也不移民搬迁,村上为其免费提供公租房,安排在原水沟河村委会。5月18日,上门告知孙宏博免费公租房地点,将书面告知书及房屋钥匙交给其父孙水朝,但其拒绝签字接收告知书和钥匙,表示不愿意住村上免费提供的房子。

    (三)处理意见。结合省市县脱贫攻坚“两不愁三保障”有关政策,针对孙宏博家庭实际情况,尽快通知孙宏博回村协商并自感的基础上,按现行非贫因户住房政策,通过以下五种途径予以解决:一是同步搬迁,购买县城内符合陕南移民政策的安置房,按照补助标准1.2X+0.5万元(X为家庭户籍人口),4口人可补助资金5.3万元,其余资金由本人自筹。二是分散搬迁,搬迁至镇内符合规划条件生产方便的区域,产格按照分散搬迁政策要求,每户补助3万元。三是危房改造,按照2019年非贫困户危房改造政策,D级危房应采取原址拆除重建,4口人面积不超过72平方米,补助资金28800元,其余资金由农户自筹解决。四是租赁住房,可在本村或县内租赁安全住房,签订租赁协议后,租期不低于两年,最高补助不超过2000元。 五是公租房,免费在本村提供一处公程房,目前村上已对原水沟河村办公室砖混安全住房进行了提升改造,水、电、厕所等基础设施全部到位。

[此内容为网友反映问题,不得转载。]
[如需回复网友留言,请将调查结果加盖公章后传真至029—85257538,并将电子版回函发至2425048306@qq.com。联系电话:029—85258414。]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空间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分享网页。

发表您的看法

网上昵称(必填)
发言主题(选填)
发言内容(必填)

跟帖留言

现在还没有评论!

    更 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