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平古渡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 请帮忙

农民工 发表于 2017-11-27 14:28:16 点击数:

  • 我带了50多个农民工,2016年8月在泾河新城下属企业泾河新城寿平古渡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干了游客接待中心和管理用房两个工程,2016年10月已经交付使用,到目前为止,该公司一分钱没有付我们农民工,请管委会领导能处理下吗?我们农民工很可怜,家有老有小,去年挣得钱一毛没有拿到,日子真的没有办法过,希望领导能够重视,马上面临年关,农民工都等着这个钱回家过年,希望领导们能够帮帮我们。

  • 感谢对西部网《民生热线》的支持!针对您反映的问题,我们已转达至:泾河新城 。

  • 泾河新城下属企业拖欠工资 农民工讨薪吃闭门羹

    每到岁末年终,我们栏目就会接到一些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线索。最近,淳化县的的农民工向我们反映,他们给西咸新区泾河新城一家公司干的工程已经竣工验收一年多了,可是直到现在没拿到一分钱。因为拿不到工钱,他们没法回家,也没地方吃住,眼看着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他们只能在焦灼中苦苦地等待。

    11月29日,西安的气温已经下降到了零度以下。位于泾河边的寿平民宿服务中心门口,前来讨要工钱的民工们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农民工于永山:“欠我两万一千元。”

    记者:“当时咋说?”

    农民工于永山:“当时说活干完了给结账,现在一直不给结账。”

    农民工王福良:“我干的木工。”

    记者:“欠你多少钱?”

    农民工王福良:“也是两万多。”

    这几个农民工告诉记者,2016年6月份,他们近50人在工头马军的带领下,给寿平古渡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建设游客服务中心及一栋库房和围墙。2016年9月份工程完工验收,而且已经投入使用一年多了,但说好的工钱却一分钱也没有拿到。

    工程承包者马军:“现在我自己的四十万元已经垫出去了,现在欠工人工资一百一十万。”

    记者:“你在这干工程有手续没有?”

    工程承包者马军:“合同没有,当时是朋友介绍的,说这个地方是政府的活,因为是政府的项目,就没有考虑那么多。”

    马军说,一年多来,为了讨要工钱,他不知道跑了多少回,可是每次都无功而返。既见不到公司的法人刘朝,也打不通电话。无奈,今年6月,他将自己讨薪的事通过网络向寿平古渡文化旅游开发公司的上级主管部门陕西省西咸新区泾河新城管委会反映,终于得到了回应。

    工程承包者马军:“责令施工单位处理好与民工的关系,保证其获得应得工资,并要求施工单位自查,我公司全面监督,发现问题及时落实整改。”

    记者:“这是谁的回复?”

    工程承包者马军:“这是泾河新城管委会的。”

    记者:“然后呢?”

    工程承包者马军:“没有啦,没音信了。”

    据公开资料显示,泾河新城寿平古渡文化旅游公司是泾河(集团)公司下属控股公司,而泾河集团则是泾河新城管委会出资设立的大型国有控股企业,主要从事旅游开发项目。办公地址位于泾河新城管委会办公大楼的一层,11月29号下午,马军一行5人前去讨薪,刚到泾河新城管委会大门口,就被门卫档住。

    记者:“怎么了?”

    工程承包者马军:“不让进。”

    交涉了半天,好不容易进了第一道大门,走进去没多远,第二道大门又被门卫锁上了。

    没办法,马军一行人只好走偏门,结果,偏门也上了锁。

    工程承包者马军:“来,把门开一下。”

    记者:“他说在几号楼?”

    工程承包者马军:“一号楼。”

    记者:“在哪里?”

    工程承包者马军:“在那个楼。”

    等了一个半小时后,因为有人要出去,大门才被打开,马军等人终于来到泾河新城管委会大楼的一层,而寿平古渡旅游文化开发公司也是大门紧闭。

    泾河新城工作人员:“人家现在下班了。”

    记者:“这才四点多不到五点,你几点下班呢?四点多就下班了?”

    泾河新城工作人员:“没有,快到下班时间了。”

    第二天一早,马军等人再次来到泾河新城管委会,门卫远远看见他们后就将大门锁了起来。结果是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进不去,都堵在了大门口。经过一番交涉,一位自称是泾河新城管委会劳动监察大队的工作人员接待了马军他们。

    泾河新城管委会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你现在要解决这个问题,你选上两到三个代表,然后进到办公室,把详细情况让我了解一下,我需要咋解决给你咋解决。”

    马军他们跟泾河新城劳动监察大队的人走后不到十分钟就回来了。

    工程承包者马军:“叫我去找寿平公司。”

    记者:“找寿平公司?”

    工程承包者马军:“是。”

    记者:“那走,那你们去找。”

    可是,寿平古渡旅游文化公司依然大门紧锁,空无一人。下午,马军等三人来到泾河新城管委会7楼,准备找管委会主管副主任反映情况。就在等候期间,突然进来一个人,要将马军拉出去,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后来了解到,进来的人姓刘,是这个工程的中间介绍人。为了阻止马军向管委会副主任反映情况,双方发生冲突。连续两天讨薪无望,跟随马军的农民工们吃住无处着落,只好住进了寿平古渡旅游文化公司的游客服务中心。

    记者:“为什么住在这里?”

    农民工席百利:“住到这里要钱么,现在工资不给,不给钱么。”

    记者:“住到这里就给钱?”

    农民工席百利:“等他们领导来,现在连他们领导都不见,这里连一个人都没有,管委会不管我们。”

    11月30号,马军等三人第三次来到泾河新城管委会,同样,在经历了大门被堵、二门被锁、大楼门被关等一系列阻拦之后,终于进入到办公大楼里面,但却上不了电梯。

    等了很久,泾河新城管委会信访局来了一位工作人员,说要协调解决此事。

    西咸新区泾河新城信访局工作人郭根锁:“是这,你现在把你身份证拿出来,我至少要保证你确确实实是这个问题的讨薪农民工。”

    工程承包者马军:“你先把当事人往这里叫。”

    西咸新区泾河新城信访局工作人郭根锁:“我已经叫了,你明白么,就是他来了我也要履行我的职责程序呢。”

    这时,之前一直没有见到的泾河新城寿平古渡旅游文化公司的负责人刘朝也出现在农民工的面前。

    泾河新城寿平古渡旅游文化公司的负责人刘朝:“我今天给你表个态,春节前无论如何,尽最大努力给你解决。”

    记者:“多长时间?”

    泾河新城寿平古渡旅游文化公司的负责人刘朝:“到春节前,绝对叫你安安心心回家。”

    记者:“一年多了给人家没有解决,到底是啥原因?”

    泾河新城寿平古渡旅游文化公司的负责人刘朝:“因为这个项目盘子比较大,可能先后顺序有问题。包括一些资料,包括一些审批上的事项,现在是一个一个往后排么。”

    记者:“那如果你年前解决不了,怎么办?”

    泾河新城寿平古渡旅游文化公司的负责人刘朝:“解决不了我辞职。”

    为了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陕西省出台政策规定,企业要缴纳一定的保证金。作为泾河新城管委会的下属企业,不知道是否缴纳了保证金?管委会又是如何监督企业的?对于拖欠农民工工资,作为政府部门,泾河新城管委会不是积极解决问题,反之是回避、推诿。泾河新城管委会的做法,实在让人无法理解。泾河新城寿平古渡公司负责人的承诺能否如期兑现,马军和他的工友们能否在年前拿到工钱呢?我们拭目以待。

[此内容为网友反映问题,不得转载。]

发表您的看法

网上昵称:
发言主题:
发言内容:
验 证 码 :

跟帖留言

现在还没有评论!

更 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