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边县白玉山林场无偿占用农民土地造林 林毁后竟想把地夺走

为农民代言 发表于 2017-05-12 15:08:32 点击数:

  • 尊敬的各级领导及新闻媒体朋友:

    我们是靖边县新城乡新城村瓦窑沟小组村民,现反应我组集体土地被靖边县白玉山林场无偿占用,致使我组集体财产受到不法侵害一事。

    事实如下:

    新城乡位于靖边县南部山区、白于山腹地,瓦窑沟小组更是山大沟深、交通闭塞、村民生活艰难困苦。上世纪80年代以前,该组植被覆盖极差,甚至连烧火做饭的柴火都无法满足村民需求。

    1981年,为了改善村里植被面貌,让村民有柴烧,村小组长柴树民与靖边县白玉山林场协商,在瓦窑沟集体土地包家窑山种植沙棘,约300余亩。后因管理、维护不善,至1984年,沙棘林全部退化,无一成活,造林之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之后,瓦窑沟村民对该地块进行复垦,种植农作物,直至2004年。20年间,瓦窑沟村民与白玉山林场再无任何接触。

    2005年,村民得知国家退耕还林政策,植树造林可领政策性补贴,比种农作物划算。于是,村小组经商议,决定自筹资金购买杏树苗4万多棵,召集全村男女老少植树造林,共植树约400亩。

    然而,几天后,白玉山林场领导带领职工及雇工突然来到瓦窑沟小组,声称包家窑地块归白玉山林场所有,并对已种植好的杏树苗全部拔掉、砍断,400亩林子毁于一旦。

    林子被毁后,村民向村委反映情况,村委又向乡政府汇报,乡政府同意村民向县里反映。之后,村民多次向县政府及相关部门反映,相关部门也曾派人下去调查过,但至今没有任何回复。

    2012年秋季,白玉山林场又要在包家窑山造林,因被村民集体阻挡而未果。

    2013年,长庆油田进入瓦窑沟开采石油,占用了包家窑山23.85亩土地(井场及道路),赔偿金额共计550935元。对于这笔赔偿金,由于白玉山林场的干涉,导致村民无法领到钱。

    此后,新城乡政府曾召集县林业局、白玉山林场、村委、村民代表调解此事,调解结果是林场拿15万元,剩余的归瓦窑沟村民。然而,在协议书上签字时,林业局副局长高镜、乡政府及村委都签字了,而林场场长张军拒绝签字。因此,赔偿金一直被压在县国土资源局。

    我们认为,白玉山林场声称包家窑山土地管理权属归他们所有纯属无稽之谈。首先,当年是我们邀请林场来种植沙棘的,并非是他们征用的土地;其次,林场在包家窑山造林时,并未与村里签订任何法律文书,已是违法在先。

    因此,包家窑山地块应属瓦窑沟小组的集体土地,白玉山林场不得非法侵占。在此,我们请求政府有关部门,秉公执法,把本该属于我们的土地还给我们。

    靖边县新城乡新城村瓦窑沟小组村民

    2017年5月

  • 感谢对西部网《民生热线》的支持!针对您反映的问题,我们已转达至:靖边县 。

  • 靖边县回复“白玉山林场占用农民土地造林”问题

    靖边县林业局回复:经查,包窑山林地是白玉山林场于1982年规划栽植杨树和沙棘混交造林的林地,当时林场造林用工是经过县委发文,由羊羔山人民公社动员当地民兵连在此造林。造林后,白玉山林场付给羊羔山人民公社造林工资。公社参加人有闫玉岐、鲁战国,白玉山林场参加人有刘以功、付俊民、王麦章、刘生高、边树林、罗德秀,瓦窑沟生产队参加人有时任队长的柴树明、党振国,造林完后白玉山林场又雇佣柴树明为该林地的护林员(林场老职工证词),后来又雇佣党振国对该林地也进行过管护(护林拨付工资表)。那时候,由于当地居民大量伐木烧柴,加之树木老化,使得林木逐年减少,日益退化。

    1990年,为了稳定林权、树权,使国营、集体、个人林木不受侵犯,保证林木正常生长,靖边县人民政府向白玉山林场颁发了林权证,林权证上明确将东至大梁峁、西靠包窑沟南缘、南靠双峁梁,北靠包窑沟的包窑山划归白玉山林场,并将1118亩的沙棘林木一并划归该场管理使用,林权永远归其所有,现有保存完好的林权证及其相关图纸。2004年,白玉山林场在包窑山进行二次造林,造林树种为柠条。

    纠纷起于2005年,瓦窑沟村民得知国家退耕还林政策,可领政策性补贴款,于是村小组召集全组村民在此国有林地内栽植杏树。白玉山林场得知瓦窑沟小组村民在自己管理的林地上栽上了杏树,立即上报县林业局,并会同冯家峁森林警察大队及时制止,双方由此便产生纠纷。

    2012年秋季,白玉山林场在包家窑山林地再次实施造林工程,又被瓦窑沟小组个别村民阻扰,致使工程无法实施。随后,在我局的提议下,在新城乡政府二楼会议室组织召开协调会,参加会议的有时任新城乡党委副书记张培峰、新城村刘支书,冯家峁森林警察大队孙凤贵、白玉山林场现任正副场长、瓦窑沟村小组代表。据了解,在会议还未正式开始时,其中就有曾给白玉山林场护过林的柴树明开说包窑山林地就是瓦窑沟的,现任白玉上林场张场长以柴树明曾在林场的包窑山林地造林、护林领过工资当场反驳,柴树明一时无言以对,不得不承认,当时在场的新城村刘支书见状,连忙向他他摆手示意别再说了。本次会议协商未果。

    2014年,长庆采油三厂在白玉上林场包窑山林地进行石油开发,村民又对采油三厂进行阻挡。年底,长庆采油三厂小齐会同国土局农耕股刘应鹏以及白玉山林场职工对该林地进行征占用测量。随后,长庆采油三厂小齐又召集新城乡政府人大樊主席,国土局农耕股刘应鹏,新城村贺主任及白玉山林场张场长等人对赔偿兑现费用进行协商,并达成共识,赔偿给本属于白玉山林场275467.5元(井场及道路23.85亩)。当时负责油厂外协的小齐同志为了油田公司尽快投入生产,不影响产能,保证正常生产不受影响,不得已又额外给瓦窑沟村小组赔了275467.5元,两份共计赔偿550935元。

    第二年(2015年)开春,瓦窑村村民反悔了头一年所达成的协议,他们既想得到双份赔偿款,又称国有林地也是他们的。随后,瓦窑沟村民曾多次来到我局上访。时任我局蒋局长便召集主管副局长、白玉山林场场长、新城乡主管林业副乡长陈春波、新城村支书高红贵及村民代表再次进行协调。我局出于让利于民,营造和谐安宁的社会环境考虑,又将本属于林场的275467.5元赔偿款中的125467.5元再让出划拨给瓦窑沟小组,该组于是得到赔偿款为400935元,而只给白玉山林场15万元。但前提是该赔偿款分配方案与林地权属无任何关系,包窑山林地权属永远归林场所有,无任何争议。当时参加协调的新城乡副乡长陈春波和新城村支书高红贵完全同意此次协商事宜,双方总算达成共识。

    回去后,瓦窑沟小组在没有和林场协商的情况下,单方面起草了一份协议,协议中企图将包窑山国有林地权属据为己有。白玉山林场为了保护国有林地资产不被流失和侵占,对该协议中涉及权属内容进行了修改,并要求与该小组签订协议,但协议至今也未签署。因此,赔偿金至今还被压在县国土资源局。

    另外,2017年3月23日,瓦窑沟村民柴树明三弟兄及柴家子女十几人在包窑山林地进行挖坟埋人,在白玉山林场及白玉山森林派出所的制止下,对方才停了下来,并解释说是阴阳先生看好的坟地,实在没有办法,并承诺第二天来林场对此事进行协商。于3月24日在白玉山林场二楼通过白玉上森林派出所和新城村委的协调,白玉山林场与柴家三弟兄达成协议,柴家人承认包窑山林地属于白玉山林场国有林地。林场本着对当地风俗习惯和死者的尊重,同意与瓦窑沟村民柴家三弟兄签订了《临时埋坟协议》。

    新城乡新城村瓦窑沟村小组与白玉山林场对包窑山林地权属一事纠纷已久,我局组织相关部门及双方当事人进行过多次协商,但调处难度大,所以至今未能得到解决。下一步,我局将本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与有关部门一起对该林地权属纠纷进行妥善的解决和处理。

[此内容为网友反映问题,不得转载。]
[如需回复网友留言,请将调查结果加盖公章后传真至029—85257538,并将电子版回函发至2425048306@qq.com。联系电话:029—85258414。]
新浪微博 微信好友 朋友圈 QQ空间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分享网页。

发表您的看法

网上昵称(必填)
发言主题(选填)
发言内容(必填)

跟帖留言

现在还没有评论!

更 多 1/